0389_96

  “嗯。”温欧菲猛的点点头,乖巧的把自己小手递到嘉利的手上。

  “菲菲,你不能跟他走。”杨少漠看着那两只紧握着的手,气急败坏的抓住温欧菲的另一只手说。

  他好不容易把心爱的女孩带离她老公的身边,本以为从今以后他们又能跟过去一样的两小无猜的相处了,却又从哪里蹦出一个男人来,带走他心爱的女孩。

  “菲菲,你不能跟他走,你根本不了解他。”杨少漠强调说。

  嘉利深蓝色的眼睛直视着杨少漠,淡漠又不失严肃的开口说:“杨先生,菲菲我今天一定要接走。但是我不干涉她以后跟你交朋友,前提是你不能伤害她。”

  两个男人的眼睛对视着。

  虽然没有说话,却心里都明白了。

  足足一分钟后,杨少漠收回视线,低头看着心爱女孩的眼睛,黯哑问:“菲菲,你确定真的要跟他走吗?”

  “嗯。”温欧菲毫不犹豫的点点头。

  眼下她最好的选择就是跟嘉利走。她不想打扰杨少漠和莎莉,却也害怕一个人去面对那未知的生活。

  最后,杨少漠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温欧菲跟着嘉利走了。

  气的一拳头直接擂在了旁边的一棵树上。

   白皙少女花丛写真清纯唯美

  莎莉看着他痛苦,又心疼了。

  温声劝着说:“少漠,别难过,那个嘉利不是说过了吗?他不干涉你跟温欧菲以后的交往。你还有机会。”

  杨少漠握紧的拳头微微松开。对,他还有机会!

  “谢谢!”杨少漠哑声道歉。

  莎莉微微笑笑,心里却苦着很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嘉利把温欧菲带回了洛杉矶。在洛杉矶的一个小城镇里,温欧菲开始着新的生活。

  一个月后,温欧菲拿着一张双胞胎的B超单激动的哭了。

  “爱丽丝?,你不能流眼泪,刚才医生说了,孕妇流眼泪会影响肚子里宝宝的健康。”嘉利非常严肃的教训着。

  温欧菲赶紧的擦擦自己脸上的眼泪,笑着说:“我这是激动的眼泪,没有不开心。”

  “嗯。”嘉利宠溺的摸摸温欧菲的头:“以后要加强营养,两个宝宝营养的需要量更大。”

  “知道啦。”

  “走吧,回去。”

  嘉利牵起温欧菲的手往医院门口走去。

  回去的车上,温欧菲小手按住自己的腹部,心里暗自想:如果他知道自己给他怀了双胞胎,一定会激动坏了。只可惜——唉

  正在开车的嘉利突然听到身侧温欧菲的重重叹气声,侧目看了一眼,问:想他啦?

  温欧菲一怔,没有说话。

  “如果真想他,你可以给他打个电话,如果你不想让他知道你在哪里,可以用电脑生成的电话号码拨过去。”

  “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那边,冷夜魅正阴沉着脸坐在总裁办公室里。

  手上翻着的不是公司的文件,而是从各个地方发来的寻找小老婆结果。

  没有,没有,没有,都没有!

  冷夜魅气的直接把那一堆资料给甩飞了起来!

  就在这时,他那个私人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立即眼睛一亮。

  看到上面一个陌生号码,心脏更是怦怦直跳!

  赶紧的接起电话,着急的哑声问:“老婆,是你吗?”

  电话那边没有回应,但是能听到那熟悉的呼吸声。

  冷夜魅那颗老心脏跳的更猛了,他急忙重复问:“老婆,真的是你,快告诉我,你现在在哪里?是不是被姓杨的给控制了?”

  电话那边还是没有说话声音。

  这边的冷夜魅都快急的崩溃了,他近乎请求的问:“老婆,你快告诉我,你快告诉我,你怎么样了?”

  “啪。”

  回应冷夜魅的是电话被挂断的声音。

  “啊!”

  冷夜魅大叫了一声,又一次直接把电话给甩在了墙壁上,那刚刚换来一个月的新手机,就这样被可怜兮兮的摔成了四分五裂,结束了短暂的一个月生命。

  “刘彻,给我查,马上给我查,看这个号码的归属地。”冷夜魅发出咆哮的命令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四个月后,温欧菲拿着龙凤胎的B超单后,又哭了。

  回家后,又给冷夜魅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这一次冷夜魅也没有说话,他担心自己一说话,温欧菲就又把电话给挂了。

  所以他不说话,就听到她的呼吸声也行。总比直接挂断,连呼吸声也听不到的好。

 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握着手里的手机,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呼吸。

  就这样过了5分钟后,冷夜魅听到了里面的挂断电话声。

  然后转身鹰眸射向旁边监听的人:“查到是哪里打来的吗?”

  那冷冽的程度,吓得监听的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,小心翼翼的报告说:“冷少,查到了,是瑞士那边打过来的。”

  冷夜魅抓起靠背上的衣服就往外走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9个月后,温欧菲身上的麻醉药消失,看到身边婴儿床上躺着的一儿一女,她再一次让身边的人拨打了那个电话。

  电话很快就接起,跟上次一样,冷夜魅不敢说话,就静静的听着那梦里的呼吸声。

  彼此听着熟悉的呼吸声。

  温欧菲听了一会儿,伸出一只手去逗弄孩子。

  孩子可能觉得不习惯,或者是血脉相连的缘故,“嘎嘎嘎”的大声哭了起来。

  冷夜魅听到这个声音,猛的身体一颤,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  一双眼睛湿红,哽咽着问:“菲菲,是不是我们的孩子在哭,那是不是我们的孩子——”

  “嘟嘟嘟”

  回应冷夜魅问题的又是那电话挂断的声音,还有接下来的一脸串麻音。

  冷夜魅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似的,瘫坐在了椅子上。

  双手紧紧的抱着脑袋。

  心里在不停的说:那是他们的孩子,那一定是他们的孩子,他感觉到自己心脏被震撼到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四年后。

  温欧菲一手拿着设计稿,一手提着一个小挎包,踩着高跟鞋走进别墅。

  人没有到,声音先到:“大甜筒,小甜筒,妈妈回来了哦,你们在哪里,今天在幼儿园里有没有乖啊?”

  “妈咪,你回来啦?”

  穿着一条粉色公主裙的小甜筒妹妹,立即放下手中的玩具冲向了温欧菲。0389_96

Tags ,